"香港金" 接力 "上海金" 中国"连环计"夺黄金话语

2016-04-270阅读0

  

  4月19日,“上海金”正式起航,在几乎被“伦敦金”、“纽约金”垄断的国际黄金市场中开始发出“东方声音”。几天后的4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香港金银业贸易场正与工商银行联手打造全球最大的黄金仓库与交易中心。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上海黄金交易所与香港金银业贸易场就已联手推出“黄金沪港通”,打通了沪港两地的黄金交易市场。

  但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我国在黄金市场的积极探索很难改变全球黄金市场格局,“上海金”要想影响全球黄金定价体系,依然道阻且长。

  “从"上海金"推出一周时间来看,没有为市场带来明显变化,现在只能算是良好的开端,但争夺更多话语权、比肩"伦敦金"、"纽约金"仍为时尚早,目前80%的黄金交易仍为海外定价。”彭博金属与矿业行业分析师朱轶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人民币尚未完成自由兑换成为制约“上海金”吸引力和影响力的重要原因。

  航母级“香港金”蓄势待发

  自古以来,黄金作为唯一兼具商品及货币双重属性的特殊产品,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近几年来尤甚。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和消费国,因长期缺乏定价权,在国际市场上颇为被动,继而出现“中国大妈”炒金被深套等情况。

  不过,随着近年来我国黄金储备的快速增加、国内黄金市场在全球市场博弈中的不断壮大,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持续推进,为争夺黄金定价权提供了强大支撑。

  昨日有报道称,香港金银业贸易场总裁张德熙公开表示,正与中国工商银行展开合作,计划打造一个10亿港元的大型项目,其中包括保税仓库、交易大厅等,整个筹建过程约需2年时间。项目一旦落成,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金库及黄金交易中心。

  据悉,香港金银业贸易场和工商银行计划于今年9月在深圳前海自贸区提供黄金托管及实物黄金交易结算服务。

  工商银行目前在前海自贸区为香港交易员和制造商储存黄金提供了临时保税仓库。张德熙表示,工商银行澳门支行也有黄金进出口业务,与该行合作能将香港、澳门、前海和深圳打造成大型黄金交易中心。

  其实,早在去年5月,上海黄金交易所与香港金银业贸易场已联手推出“黄金沪港通”,正式打通了沪港两地的黄金交易市场。

  从此香港投资者能直接参与内地黄金交易,香港本地有21家金融企业获得在上海交易的授权。同时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的171家行员经审批后可使用离岸人民币在金交主板及国际板进行交易。

  业内人士预计,“黄金沪港通”每年将为金交所带来超过100吨的交易量,不仅可以促进中国黄金市场的国际参与度,同时将大大增加国际黄金在亚洲时段的交易,有助于提升上海黄金交易所的国际影响力。

  张德熙认为,黄金产业的发展,将加速香港、上海和前海黄金交易交割流程。“在内地3000家黄金饰品商中,70%在深圳拥有工厂,而前海保税仓库将能让它们在需要时更容易获得黄金。”

  朱轶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中国内地大量黄金通过香港进口,加强内地与香港黄金市场的沟通,不仅有助于增加“上海金”的交易量,也有利于增强中国在黄金市场的话语权。

  “上海金”的战略使命

  近年来,随着中国黄金市场不断开放,以中国等为代表的亚太地区逐渐成为全球重要的黄金生产和消费区域,全球投资者对于以人民币标识的黄金产品的交易和价格风险管理需求不断增长。

  在全球各国央行致力于“去美元化”的当下,“上海金”依托于中国作为全球第一黄金生产大国、消费大国、进口大国、加工大国在国际黄金市场上的地位,将吸引更多黄金贸易以人民币完成,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推进,也有利于打消市场顾虑,更多地使用“上海金”。

  在香港黄金分析师谭水梅看来,此前中国黄金市场投资者和消费者对于“没有定价权”深有感触。

  “无论国内需求如何变化,都无法主导国际黄金价格,价格不仅不能调节供需,甚至是逆价格规律,经常会出现想买的价格买不到,想卖的价格卖不出。”谭水梅表示,国内大到金矿商及金融机构之间的协议买卖,小到交易所及柜台市场,都必须参考“伦敦金”和“纽约金”的价格,导致整个金融定价领域端受制于人,风险敞口极大。

  “上海金”的推出,也为其他大宗商品和金融产品人民币化交易提供经验和借鉴,从而改变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场的格局。

  业内普遍认为,眼下我国积极推动以黄金为代表的贵金属定价交易体系,有利于将购买力转变为话语权。此外,今年10月,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正式生效后,也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加强未来作为国际主要储备货币的议价能力,拓宽人民币在国际市场的使用范围。

  对于微观市场而言,“黄金钱包”首席分析师肖磊认为,“上海金”定价的推出或将直接影响整个黄金市场的产品设计和嫁接渠道,对丰富国内黄金投资品种、更好地理顺消费价格参考标准等,都有很重要的意义。

  “上海金”可以为企业开展生产、贸易、加工活动提供可成交的结算价格,为商业银行开展黄金进口业务使用人民币清算提供交易结算价格。同时,为国际、国内黄金衍生品提供结算价格,推动黄金衍生品市场的发展。

  争夺黄金话语权道阻且长

  “在黄金市场,可以说我们是有求于别人的,这就导致"上海金"在争夺话语权时面对非常大的阻力,目前主要是那些内贸企业会参考"上海金",例如国内的黄金加工商与开采商。”朱轶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我国黄金年产量大约为470吨,但需求量超过1000吨,意味着我国需要从国外大量进口黄金。

  此外,虽然近年来我国不断增加黄金储备,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截至2016年2月,全球黄金储备规模约为3.3万吨,官方黄金储备最多的是美国,高达8133吨;中国位列第六,持有黄金储备1762吨,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实物黄金储备却相对较低。

  朱轶表示,目前国内企业在进行黄金进出口贸易时,仍以“伦敦金”计价,因为国外企业与中国企业签协议时,倾向于以美元计价,从而有效地规避汇率风险,而中国企业则只能默默承受美元对人民币汇率波动带来的损失。此外,黄金市场的衍生品定价也在用美元计价,要想让海外公司主动以人民币定价,还要走很长的路。

  亦有业内人士担忧,目前我国尚未完成人民币自由兑换,国际参与度较低,可能会导致“上海金”的地方属性强、国际属性低,进而在资金流、结算、数据影响力等方面难以辐射到国际市场。

  如何吸引国际大型的黄金做市商参与“上海金”定价交易,以及扩大上海金在黄金租赁、现货交割、清算、黄金衍生品等黄金产业链各个环节中的渗透力,都成为“上海金”走在争夺全球黄金定价权道路上必须攻克的难关。

  了解更多理财小知识和理财方法,请上综投网www.zt5.com,关注微信公众账号:touziru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