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你知道多少?

2016-01-200阅读0

  GDP,你知道多少?

  2016年1月1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5年国民经济运行稳中有进、稳中有好》的公报称,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67670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9%。6.9%的增长率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值。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中国GDP核算有扎实的、准确的基础数据,中间不存在干预或者修改数据的可能。

  新的一年年初,各国、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都忙着统计上一年度的国民生产总值,也就是常说的GDP。但GDP究竟是个啥东西?GDP是怎么算出来的?GDP是如何分配的?GDP越多越好吗?传统的GDP统计有哪些缺陷?如何改进这些缺陷?本文就分析这些问题,帮助读者正确认识GDP。

  1.GDP概念由美国人于1934年提出

  1934年,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在给美国国会的报告中正式提出GDP这个概念,1944年召开的联合国货币金融大会(布雷顿森林会议)决定把GDP作为衡量一国经济总量的主要工具。

  GDP的英文全称是“Gross domestic product”,我们惯用的汉语译名“国内生产总值”与英文原文有出入,英文GDP的字面意思是“地区内部生产毛值”,指在一定时期内,在某一指定地区合法产出的所有最终产品和服务的市场价值总和。

  如果指定时期是一个月,那就是月度GDP;如果指定时期是一个季度,那就是季度GDP;如果指定时期是一年,那就是年度GDP。如果指定地区是一个国家,GDP毫无疑问就是“国内生产总值”;如果指定地区是一个省,GDP就是省内生产总值;如果指定地区是全球,GDP就成了“世界生产总值”了。

  GDP统计的是合法生产的产品或提供的服务,像制毒贩毒、贩卖人口、非法性交易、贪污受贿、盗窃等非法经济行为就不计入GDP。

  作为第一次产业的农业和作为第二次产业的工业一般是生产有形的物品,如农作物、畜牧产品、渔业产品、煤炭、房子、道路、汽车等,而作为第三次产业的服务业一般提供无形的服务,如商品的批发零售、交通运输、住宿餐饮、信息咨询、金融服务、文教卫生、文化娱乐等。通常来讲,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经济越发达,服务业在GDP里的份额就越大。

  为节省篇幅,下文提到的“产品”均含“服务”。

  GDP统计的是最终产品,就是防止在产品生产过程中的重复统计。例如,建造的一所房子最终销售价格是100万元,GDP里就增加了100万元,建造房子的钢材、水泥、陶瓷、玻璃、木材等建筑材料的生产过程就不再统计,不然就与房子最终销售时的房价重复了。

  国民经济核算除了GDP这个指标外,还有个GNP,即“国民生产总值”,它是指一定时期内使用本国生产要素生产的最终产品的市场价值总和。GDP与GNP的区别在于,如果统计的是国家的,GDP是在本国领土上生产的所有产品,像美国的苹果公司,虽然是美国企业,但它在中国领土上的产值就计入到中国的GDP里。

  根据近日上海市税务部门公布的数据,上海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762.03亿元的纳税额位列第一,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则凭借137.1亿元的纳税额居第二位,苹果公司以64.46亿元的纳税额排名第三位,比宝钢股份有限公司31.23亿元的税额多出一倍。我们大致按17%的增值税计算,苹果公司在上海地区贡献的GDP大约有379亿元。但对美国来说,这379亿元进入不了美国的GDP,但扣除付给中国劳工的工资和土地租金等利用中国生产要素创造的产值部分,就可计入了美国的GNP了。

  可见,GDP只按地区划分不按国籍划分,如果中国统计GDP,不管哪个国家在中国领土上开办公司,这些公司生产的产品都计入中国的GDP。而GNP正好相反,它只按国籍划分不按地区划分,如果中国统计GNP,不管经济活动发生在世界哪个国家或地区,只要使用了中国的生产要素生产的产品都计入中国的GNP。如果GDP大于GNP,说明外国人在中国比中国人在外国赚的钱多;如果GDP小于GNP,说明中国人在外国比外国人在中国赚的钱多。

  2.如何计算GDP及其增长率?

  生产的目的对企业来说就是为了卖掉产品,但对消费者来说就是为了消费产品。消费者包括居民和政府。房地产开发商卖了一套房子收入100万元,消费者就为买这套房子支出了100万元,这100万元就进入了GDP。由此可见,GDP按收入统计和按支出统计是恒等的。

  当然,一年内生产的产品并不一定都能卖出去,卖不出去的产品就成了存货暂时积压下来,存货也要按市场价格统计到GDP中,因为它也是在一年内生产出来的产品。

  还有一个问题,一个国家会把自己生产的部分产品出口到国外,出口产品没在本土消费;同时,一个国家也会进口外国生产的产品供本国消费。在这种情况下,GDP统计应该如何处理呢?很简单,把产品的净出口额计入GDP中即可,净出口额就是出口总额减去进口总额,也就是贸易顺差总额。

  还有一些产品既没被消费者消费,也没有出口,更没有形成存货。如一家企业花8000万元盖了一处厂房,这8000万元的厂房没有被消费者买去,也没有出口,也不是存货,而是作为企业的固定资本用于生产经营,当然也要计入GDP。顺便说明一下,在统计时,把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与存货增加总额加起来统称资本形成总额。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知道,GDP是居民消费总额、政府消费总额、存货增加总额、净出口总额和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五项的加总。例如,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居民消费242927亿元,政府消费86523亿元,存货增加12145亿元,净出口17463亿元,固定资本形成总额281639亿元。上述5个数字相加,就算出中国2014年GDP为640697亿元。

  读者一定要注意,GDP统计的是当期值,如统计2014年的GDP,只能统计2014年度内生产的产品,市场总价值也要按2014年的价格计算。像股票、古董、二手房等非本年度的产品虽然被不断炒作交易,但并不能创造GDP,因为它们在过去已经被统计过了。

  现在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因为有通货膨胀因素,如果只计算GDP的当期值,就无对GDP进行纵向比较。只有从GDP里剔除通胀因素,各年度的GDP才有可比性。像非洲的津巴布韦,2008年的通货膨胀率高达11200000%(官方发布数据,实际远远高于这个数字),一张钞票面值印到了100万亿元,上面印着有效日期,过期作废,在这种情况下GDP增长了11200000%也是零增长。

  所以,政府每年发布的GDP是当期名义GDP,但计算GDP增长率时就必须换算成剔除通胀因素的真实GDP。计算真实GDP需要一个GDP平减指数,GDP平减指数统计的是全部产品的价格变化情况,要比我们常听说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宽泛得多。在通胀年份GDP平减指数大于100%,在通缩年份GDP平减指数小于100%。把名义GDP除以GDP平减指数就得到真实GDP,真实GDP就可以纵向比较了。

  

  3.GDP这块大蛋糕是怎么分配的?

  从GDP的统计上就可以看出,GDP这块大蛋糕要由政府、企业、外国和居民四家分享。

  政府主要通过税收的方式拿走GDP的份额。政府拿走的GDP有的可以用于居民的福利事业,如很多国家的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免费基本养老、从小学到大学的免费教育、对穷人的各种社会福利救济等。但政府拿走的GDP有的并不一定能改善居民的生活,还会用在其他方面,如国防开支等等。国防开支突然增加,制造航母、飞机、导弹,周边国家就会感到不安,纷纷增加军费开支,以达成新的军力平衡。像这样的军备竞赛不但不会改善居民的生活,反而会降低居民的生活水平,因为军费加重了居民的税负,况且军备竞赛增加的GDP是用来杀人的。

  企业拿走的GDP份额主要由存货、固定资本和未分配利润构成,这些对企业长期发展有利。由于政府的税收是一定的,企业拿走的GDP过多,劳动者的报酬自然就减少。这是一对矛盾,需要由政府的最低工资法和市场根据劳动力的供求关系来调节。

  外国拿走的GDP份额主要是外国人来华投资拿走的,这些外资企业在中国境内生产的产品都印上“中国制造”的标签,算进中国的GDP,但很多产品又出口到世界其他国家,中国就成了世界加工厂,这些产品并没有被国民消费。也就是说,给外国生产的这些产品虽然算进了我们的GDP里,但并未增加我们的财富,只增加了GDP的数字而已,数字很好看,现实很骨感。

  GDP里剔除政府、企业和外国拿走的份额,剩下的才属于居民。中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67元,全国有136782万人口,这就意味着居民拿走的GDP份额为275848亿元,占GDP总量的43%。需要指出的是,这275848亿元的居民可支配总收入不只是劳动报酬,还包括财产性收入等。例如,你开办企业赚了2亿元,炒房赚了6000万元,其他投资赚了4000万元,这3亿元都要算进居民收入里。所以说,中国劳动者报酬所占GDP的份额不会超过43%。

  还有,即使居民从GDP里拿走的份额很大,但也不一定会增进居民的整体幸福感,因为这里存在分配是否公平的问题。此外,贫富差距悬殊会激化各种矛盾,政府就要增加维护社会治安的费用,增加居民的税负,侵占本应分配给居民的GDP份额。

  4.GDP分有益的和有害的两部分,不是越多越好

  根据以上分析可知,居民收入占GDP的份额越大,劳动价值越高,劳动者越有尊严,经济效率也就越高,因为发展经济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增进居民的幸福感。如果创造的GDP被政府、企和外国拿走的份额过大,则留给居民的份额就过小,创造的GDP再多,居民的生活水平和幸福感也难以提高。

  还有,根据GDP的定义,不管是有益的产品还是有害的产品,都被计入GDP。其实,创造GDP很容易。你花10亿元建造一座大桥,由于偷工减料,大桥刚建好就垮塌了,拆除大桥的费用是1亿元,然后再花15亿元重新建造,这座大桥就创造了26亿元的GDP。

  根据住建部的研究报告,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40%,中国每年拆毁的老建筑占建筑总量的40%,建筑寿命仅为25-30年。显而易见,我们的建筑业创造的GDP与国外的相比水分较大。假定建一套房子都是创造了100万元的GDP,可我们的房子只能用28年,英国的房子可以用132年,英国1个GDP顶我们5个GDP。要知道,建筑材料的生产属于高耗能、重污染产业,而处理建筑垃圾也会侵占更多土地并造成污染。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2010年世界平均每产出1美元的GDP排放的二氧化碳为0.59公斤,而中国为1.88公斤,是世界平均值的3倍多,世界上只有朝鲜、伊朗等9个国家的单位GDP碳排放量超过我们。所以,同是生产1个GDP,我们要消耗更多的资源、排放更多的污染,然后再投资去治理污染,又一次创造GDP,可这些GDP不但没给居民带来幸福,反而给居民带来痛苦。

  汽车制造公司生产出的汽车被计入GDP,这当然是好的GDP,但使用家庭轿车的人多了,就很容易发生道路拥堵。堵车也创造GDP,因为汽车拥堵或龟速行驶,会消耗更多的燃油,GDP当然就增加了。堵车产生的GDP就是坏的GDP。

  汽车排出的尾气严重污染环境,政府就要向居民征收更多的税来治理污染,这又创造出GDP。汽车尾气损害了居民健康,生产的汽车越多,就有可能令居民癌症和心脏病的发病率增高,医疗保健支出就越高,这就又产生了很多的GDP。

  如果发生车祸,汽车受损、人员受伤,汽车修理费和医疗服务费用就都进入了GDP。假如伤员伤势严重医治无效死亡,那殡葬费也为GDP做出了贡献。

  发生地震、台风、洪水等自然灾害,毁掉大量房屋等财富,但这些不会从GDP里扣除,而救灾所需要的物资和服务,以及重建所需要的资金就都成了GDP。

  所以说,GDP就是个量的概念,它与产品质量无关,也与居民能否享用这些产品无关,越是高能耗,越是偷工减料,越是排放污染,越容易创造出GDP。只看GDP并不能全面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效率和可持续发展能力,GDP增长了也并不代表居民的生活水平就一定能够提高,如果GDP里有害的成分多,创造的GDP越多居民反而越遭殃。

  

  5.盲目崇拜GDP是对GDP无知的表现

  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统计出来的GDP,根本无法评估一个经济体究竟产出多少有益的GDP,国民经济是否安全、健康和可持续发展。中国核算GDP按《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02)》标准,该体系采纳了联合国1993年《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而目前世界多数国家对GDP的核算已依据联合国2008年版的SNA。

  由于各国GDP统计不是用同一个核算体系,各国GDP并没有可比性。A国花800亿美元建造的房子寿命30年,B国花400亿美元建造了同样多的房子寿命120年,表面上看A国的GDP是B国的2倍,我们能说A国的经济比B国发达吗?能说A国的居民生活质量高、更幸福吗?虽然A国GDP是B国的2倍,但A国的房子寿命仅是B国的四分之一,如果A国与B国正确比较GDP,A国的实际GDP仅有100亿美元!

  正因为传统的GDP统计存在很多缺陷,国际学术界开始反思GDP的核算方法。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在2008年委任了一个“经济表现的评价与社会进步委员会”专门研究GDP统计的缺陷及改进方法,该委员会的报告建议用多维度来衡量经济的发展,例如,留给后代人的实物资产,为未来劳动者提供的教育,为生产力的发展提供的科研,甚至也包括为后人留下的政治制度,因为这对人类社会健康运转至关重要。

  不丹对GDP的统计就富有创新思想。辛格国王访问印度时,有记者问他不丹的GDP是多少,不丹国王这样回答:“我们为什么要迷恋国内生产总值?我们为什么不关注‘国民幸福总值(GNH)’?”为了计算“国民幸福总值”,不丹还提出了4个主要支柱、9个关键指标和72个不同项目标准。

  

  不丹提出的“国民幸福总值”受到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高度关注,并有一批经济学家专门从事“国民幸福总值”的研究。在2012年举行的“里约+20”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上,联合国会员国商定必须将经济增长、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这三个支柱结合起来,以平衡的方式实现可持续发展。为给决策提供更好的依据,在国内生产总值以外还应制定更广泛的指标来衡量进展情况。

  2012年5月,联合国环境与经济核算委员会正式颁布了《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体系》(SEEA)框架白皮书,把自然资源与环境等因素考虑到国民经济账户中,建议各国用SEEA取代传统的SNA,通俗地讲,就是把有害的成分从GDP中剔除,得到“绿色GDP”。目前,一些国家已经采用SEEA体系统计GDP。

  我们举个例子:假如统计出来250个GDP,里面可能就有80个GDP污染了环境,30个GDP用于治理污染,15个GDP用于因环境污染患病的居民的医疗费,实际上有价值的GDP为125个,也就是说,按传统方法统计出来的GDP里有50%的水分。如果按照联合国的SEEA体系进行绿色GDP统计,则只有125个GDP。

  2012年12月19日,李克强在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调研座谈会上也强调:“如果我们的GDP无法让人民群众的收入增长,那GDP增速再高,也是‘自拉自唱’,并不利于发展,也不利于稳定。”

  总之,盲目崇拜GDP是对GDP无知的表现。由于各国并不是在同一个核算体系内统计GDP,严格地讲,各国GDP并不具有可比性。就是同一个国家的GDP,年度GDP之间的可比性也很牵强,如果靠政府投资拉动GDP,造成产能过剩,透支了经济潜能,这就吹出了经济泡沫,在接下来的年份里必然要压缩产能,导致很多企业破产倒闭,经济萎缩。所以说,GDP增长过快并不一定是好事,这和股市一样,“疯牛狂奔”不会长久,很快就会精疲力竭瘫软下来。

  所以,尽快采用联合国的SEEA系统统计绿色GDP,这更能真实地反应经济发展状况和居民生活水平。

  原油价格暴跌,国内如何做石油投资?微信添加公众号:juweipan 手机免开户快速投资原油/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