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亿走私揭开惊人秘密,这不是演习!

2016-03-040阅读0

  5个团伙、26名嫌疑人、43亿元初估案值,这是今年第一件电子产品走私大案。

  3月1日,海关总署网站公开了此次侦破特大电子产品走私大案的相关经过:2月27日凌晨至28日上午,海关总署广东分署和深圳、南宁等海关共出动警力495名,分成101个行动小组,同时在广东深圳、广州、惠州和广西南宁、凭祥、龙州等地实施统一查缉抓捕。

  中国政法大学海关法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国华认为,近年来,走私犯罪集团化、组织化发展趋势明显,且由企事业单位组织的走私犯罪案件增长迅猛,而随着综合保税区、出口加工区等在内陆的建立,也由此导致内陆的后续走私犯罪逐渐增多。

  而在这起43亿元的走私大案里,手机主板、IC集成电路、相机镜头成为主要走私货物,而越南-中国广西边境则成为重要“货运”通道。

  走私网络现“环式结构”

  “跨山过河,中越边境具有比较大的复杂性,因而给走私犯罪带来了隐蔽性。”一位广西缉私部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续几年的‘严打’已经使广西多个边境地区的走私犯罪活动减弱,但只要存在关税或价差,就总是有人愿意铤而走险。”

  “海水不干,走私不断。”赵国华认为,走私犯罪的产生是与关税制度,国家间商品差价和贸易限制的存在相关联的,因此,从理论上说,某国的关税水平越高,走私的规模就会越大。

  在这起43亿元的走私大案里,走私网络呈现出“复杂环式结构”。

  据海关缉私部门介绍,该走私网络涵盖境内揽货、境外订货、边境非设关地绕关走私入境,境内收货销售等多个环节:内地的货主团伙在香港订购手机主板等电子产品后,联系揽货团伙后,由揽货团伙在香港按不同货主重新包装货物后,通过空运或海运将货物运送到越南,再由越南某物流公司将货物运输至中越边境,主要在广西省凭祥市的人迹罕至的边境地带,由活动在广西的通关团伙,雇人用小型面包车的形式,绕越设关地偷偷将货物走私入境至境内的南宁等地,经集中分包后,并运输至广州、深圳等地分销给货主。

  而境内市场对境外制造一体化芯片的依赖,激发走私“冲动”。

  据深圳海关相关负责人介绍,境内手机行业的关键零部件,目前仍然对境外的制造商比较依赖,市场需求量较大。

  据涉案公司的负责人交代,该公司的产品主要面向农村地区市场,手机产品低端,单品出厂价在100元至150余元之间。其中手机主板30元左右,加上显示屏和相机镜头等核心零部件,成本差不多在50元,占整机成本近半。因此,该公司热衷于购买低价的手机主板,这在无形中也给走私团伙形成了利益驱动。

  中越边境多发走私大案

  中国和越南的陆地边界线全长约1350公里,在广西和云南两省的许多县镇,越过一条河、翻过一个小山便是越南境内。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暗访广西中越边境走私犯罪活动时即发现,当地走私团伙利用严密的分工体系,绕过边防、海关、缉私、公安多重关卡,在南宁、长沙甚至郑州等大陆主要交通汇集城市交付货物,而走私货物选择往往是从冻品、香烟、红木、粮食、珍稀动植物,直到电子产品无一不包,用当地缉私部门语言形容,就是“什么赚钱做什么”。

  近年来,中越边境走私货物大案多发。深圳海关缉私部门公开信息显示,去年5月份,深圳海关在中越边境捣毁特大走私网络,查实涉案网络涉嫌走私硬盘超400万个,以及走私IC芯片、液晶显示屏及奶粉、红酒等一大批,总案值9.76亿元。

  “如果是电子产品走私的话,常常是水客背货直接进入广东,而在广东海关打击严厉的时候,就会采取转道越南,从中越边境进入云南、广西,再进行集散,”上述广西缉私部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中国邻国很多,为什么走私团伙多数选择越南走私入境,一方面与越南采取‘暂进再出’的贸易政策关系很大,一方面也是边境线绵长、交通发达、具有一定地理优势、且靠近中国经济发达地区”。

  了解更多 理财小知识和理财方法,请上综投网www.zt5.com,关注微信公众账号:touziru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