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宽松周期或将结束 美货币操纵指控再施压

2016-05-050阅读0

  5月4日,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作客《和讯座谈会》栏目时表示,2014年以来的货币宽松周期基本结束,央妈主动性放水的空间条件及时间窗口已经关闭,同时,美国财政部派发的“货币操纵者”帽子也在无形中对央行货币腾挪构成了外部制约。

  邓海清认为,宽松货币首先是为了对冲通胀下降,其次是为了对冲经济下滑。而CPI中枢由2015年的1.5%上升至2016年的2-2.5%,经济增长也已经出现全面的回暖信号,货币宽松的理由已经不再成立。

  在邓海清看来,现在央行更多地是在做被动性的应付,其实就是救火性质的放水。即使未来出现降准,但也仅仅是对冲外汇占款投放基础货币不足,与货币宽松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另外,在人民币加入SDR以后,央行货币政策不仅受国内经济影响,还受到全球其它央行货币政策的制约。

  货币贬值已经成为多国用来刺激经济增长的主要工具,美国也正寻求保护其自身利益。不久前,在新版的半年度外汇报告,美国财政部认为,中、日、韩、德在与美国的贸易中可能追求了能导致不公平竞争优势的外汇政策,称美国对中国、日本、韩国、台湾和德国等经济体的经济政策表示担忧,并将这些国家和地区列入最新观察名单,主要是因它们与美国存在庞大的贸易顺差。

  对此,邓海清认为,美国为自身利益,对一些采用汇率作为缓解自身矛盾的“不听话”国家,列为汇率操纵国,而美财政部派发的这顶“货币操纵者”帽子,是对中国等国的钳制,说明外部制约无形中已经形成。

  民生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少君在《和讯座谈会》上也表示,目前央行的货币政策更务实,但这并不是坏事,过去大水漫灌的方式已经很难再促进经济的长期增长。

  而且之前央行仅对信贷做管控,商业机构想了很多办法逃避信贷的监管,后来对信贷发行的节奏又做了管控,比如说在时点值上波动率要符合一定要求,但其实一些商业机构又通过触表或者通道的业务做了回避或者规避的动作。

  不过,近期央行做的这些工作更务实,商业机构很难去粉饰报表或者更难去做一些逃避和规避监管的活动。

  同时,从结构上看,根据增长会计法,从供给面可以把一个国家经济增长解构为三个基本部分:劳动力的增长、资本的增长和全要素生产率(TFP)的提高,通过比较这三个部分的贡献可以窥测增长的驱动力。

  李少君认为,目前我们要解决的并不是资本的问题,也不是劳动力的问题,而是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的问题,此时的货币政策应该保持中性。

  实际上,也有分析认为,提高TFP绝不是发放货币可以解决的,恰恰相反,滥发货币导致产能过剩、大企业缺乏创新能力,如果大企业永远大到不能倒、能以最低的价格得到资金,必然降低整个制度的效率。

  另外,李少君也强调,海外主要国家货币政策也是举棋不定,近期日本维持原利率的表态使全球市场对于放水有了进一步思考,美联储陷入中长期恢复货币政策正常化目标与短期维护经济增长动能、金融市场稳定目标之间的纠结,外围不确定性加大。

  从这些角度来看,包括中国央行在内,全球的央行在这个时间可能都在面临着更加现实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大类资产之间的轮动越来越快,过去很多成熟的框架,稳定的框架在现在出现了飘移,我们也在经历这个变革的过程。